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记抗战老兵曾海鸣-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
客户端下载

最贴心 优质的服务

以人为本 提供全方位的护理

公寓智能化 信息化管理

首页 >> 老年风采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记抗战老兵曾海鸣
时间:2018/8/1 16:23:35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记抗战老兵曾海鸣

来源: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    时间:2018年8月1日


曾海鸣,祖籍广东省梅州市,1925年生于马来西亚的一个生意家庭。从小父母的良好教育,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爱国情感。


曾爷爷.jpg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以来最艰苦的阶段,东部战场接连失利,中国守军一路后撤,日军步步紧逼,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基于“念祖爱乡”与“民族大义”等情结,海外华侨实现了空前大团结,不仅成立了各种抗日救国团体,结成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还走上街头为国筹资捐物,甚至直接归国抗战,他们或是从军杀敌,或是成为机工奔驰在滇缅公路上。回想起当年的情景,曾爷爷激动地说:华侨都很爱国,作为海外青年华侨,他们都把自己的零花钱攒下来,捐献给祖国的抗战救国事业。当时正直用人之际,作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训部指令招收海外青年学生的定点军事院校,黄埔军校第四分校远赴海外,到东南亚等国家招收海外青年,年纪稍大的被军校招走了,而年仅15岁的他因为年龄太小,未被招进军校。但曾爷爷并未放弃,在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驱动下,几个同龄人决定自行回国,投身抗战,他们离开了马来西亚,乘船经新加坡进入香港,辗转广东,来到了贵州。一路上,有钱就坐轿子,没钱就走路,舟车劳顿,报国之路走得并不容易。“中国当时危险得很,日本人追着打到贵州来了,打到贵州独山了,眼看着就要直逼重庆,中国就要亡国了”……


回到贵州后,他进入位于贵州独山的黄埔军校十八期学习。独山黄埔军校为黄埔军校第四分校,始建于1927年,原址在广州燕塘,前身为陈济棠创建的燕塘干部学校,后改为黄埔军校广州分校,抗日战争爆发后,学校一路向西,在战乱中迁徙,设备散落殆尽,原本条件不错的学校,迁移到贵州独山几乎成了白手起家。曾爷爷回忆起往事:当时什么都没有,一边砍树建房子一边学习……三年学成毕业后,根据形势需要,他经盘县进入云南曲靖,最后到达昆明,加入中国远征军,曾爷爷说,他当年在远征军长官司令部调查室搞情报工作。加入了作战部队,是不是直接上战场呢?曾爷爷回忆说,他们又被安排到位于昆明市北教场的军事委员会驻滇干部训练团进行了为期6周左右的训练。训练团按印度蓝姆迦驻训标准对远征军各级官兵进行培训,除军事训练外,还教授印、缅风俗与外交礼节等,最后才上前线。他说当时很紧张啊,有的上军校半年就毕业,就到前线去了。


1943年,曾爷爷所在的中国远征军开始反攻滇西及缅北,敌情复杂,各种势力交织,情报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曾爷爷所在的调查室,干的并不是坐办公室的工作,经常需要深入敌后,到日本人占领的地方了解敌情,搜集情报。他回忆说:去到滇西的遮放,中缅边境,那边的少数民族以傣族居多,语言和文化上存在一定的障碍,日本人势力也比较强,摸不透敌情的时候,白天是不敢出来活动的,只能在夜晚出来搜集情报,通过和当地的保长、甲长搞好关系,拉拢他们,从他们口中获取情报,再通过自己的联络点用微型电台发送给指挥部,每天发两到三次。就这样,他们成为了远征军的眼睛和耳朵,为长官司令部提供决策依据。当提起松山战役的时候,曾爷爷说开始松山打不开,日本人的工事坚固,还经常空投补给,远征军伤亡惨重……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曾爷爷所在的部队从中缅边境撤回保山,最后回到昆明,隶属于云南陆军总司令部下辖的军官总队。抗战胜利后,曾爷爷前往红河河口,准备经越南、新加坡回到马来西亚,怎奈越南独立同盟会和法国之间的越南抗法战争爆发了,局势再次陷入动荡,法国军队、越民党、共产党等势力交织,一片混乱。他被迫留在河口公安局,从事侦查工作,干起了老本行,后又调往蒙自公安处工作,用老人的话说就是哪里需要到哪里。


致敬抗战老兵.JPG

曾海鸣爷爷(右)

1951年,曾爷爷因为历史问题,被判为国民党特务,在蒙自服刑10年。1961年刑满释放之后,老人辗转到曲靖富源县矿厂工作,直到1988年退休后定居曲靖市陆良县。老人说,他已经没有家了,因为妻子是陆良人,就定居陆良。现在老伴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儿女也去世了,孙子前往广东工作,老人孤苦伶仃,经当地民政部门关心,并征得老人孙子的同意,决定把老人送到设于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内的云南抗战老兵照护中心安度晚年,居住期间产生的伙食费、床位费、生活照料费等均由照护中心承担,直至老人百年离世。


揭牌仪式.jpg

云南抗战老兵照护中心揭牌仪式

(云南抗战老兵照护中心(下称照护中心)成立于2015年8月25日,项目由华夏保险和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发起,并由华夏保险云南分公司与云南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组织实施,照护中心设在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云南爱心护理院)内。本项目资金来源主要由华夏保险捐赠,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提供,不足部分由云南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列入助老工程项目予以资助。收住对象为参加过抗日战争,经济上有一定困难,本人及家属愿意入住养老机构的抗战老兵,资助时限为从抗战老兵入住养老机构直至出院或百年离世。


抗战老兵.jpg

           抗战老兵,民族脊梁


在聊天的过程中,老人展示了两枚政府颁发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勋章,其中一枚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名颁发,另一枚由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等组织和陆良县老龄工作委员会联名颁发。


纪念章.jpg

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纪念章围绕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的主题设计。

抗日战士浮雕——

体现中国人民不畏强暴、奋起抗战,

寓意伟大的抗战精神;

延安宝塔山——

体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

中流砥柱作用;

黄河——

奔流的“母亲河”寓意

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

是抗战胜利的决定因素;

橄榄枝——

象征和平,表达对抗战英雄、烈士

和为抗战胜利作出贡献各界人士的崇敬之意;

光芒——

象征伟大胜利、崇高荣誉,

寓意实现中国梦和世界和平发展的光明前景。

和主任看望老兵.jpg

云南省老龄办专职副主任和向群慰问老兵


华夏保险看望抗战老兵.JPG

华夏保险员工和敬老院领导慰问老兵

小朋友看望曾爷爷.jpg

小朋友看望曾爷爷


此外,曾爷爷还收到了由龙越慈善基金会主办的“寻找你身边的抗战老兵”公益行动项目的致敬大礼包,礼包包括羊毛毯、马甲、帽子、拐杖、T恤等,将这份敬意送到了老兵手上,让抗战老兵得到了应有的关怀和荣誉。他说,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火线上就看谁手脚快,能活到这一天不容易。


公益行动.jpg

“寻找你身边的抗战老兵”公益行动致敬大礼包


在和曾爷爷聊天的过程中,让我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感受到中国远征军奋勇杀敌,边疆各族人民团结抗击侵略者的悲壮场景。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战争年代,老兵为中华民族付出了青春、生命……近年来,《战狼2》《红海行动》等国产军事电影崛起,票房与口碑双丰收;海军新型军舰正在“下饺子”,国产航母下水试航;一批批海军护航编队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老兵还是现役军人,他们都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如今,中华民族正走在伟大复兴的征程上,祖国繁荣富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是要铭记历史,越不能忘记我们所走过的艰辛曲折的道路,越不能忘记无数英烈先辈所作出的贡献和付出的牺牲。历史留下了一路走来的痕迹,我们在不断回望历史的过程中汲取营养,因为忘记历史,就等于触碰了民族生存的底线。


纪念章包装.jpg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名颁发的纪念章


美国名将麦克阿瑟在告别军旅生涯的演讲中说:“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确,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七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曾经的勇士已经从当年的热血青年变成白发老者,许多当年的战争英雄已经无声无息地离我们远去,再想表达一点敬意和关怀都已不再成为可能,历史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作为院方,看着一位位老兵相继离世,我们越发感受到时间紧迫,我们深感责任重大,这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进,深入推进医养结合,提高养老服务质量,协调好医护人员、社会工作者和养老护理员,更好的为健在的抗战老兵提供医疗、护理、康复、生活照料、心理关爱服务,践行好“帮天下儿女敬孝、给世上父母解难、为党和政府分忧”的办院宗旨。我们深知,每一位抗战老兵的经历都是一部抗战史,都是一本爱国主义教育的活教材,照护中心始终把抗战老兵的经历、事迹宣讲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利用抗战胜利纪念日等重要节日,邀请抗战老兵为员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宣讲,此外,每逢学校、单位组织学生和员工前来慰问时,都将抗战老兵事迹宣讲作为必不可少的内容安排。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想让后人铭记他们为历史铸造的功绩,让他们感受到不被历史遗忘的一丝心灵安慰。

 

致抗战老兵的一封信


老兵,我们知道,在过去的七十年前,

有一种气势鬼伏神钦:

“我今率堂堂之师,

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

名正言顺!”

老兵,我们知道,在过去的七十年前,

有一群中国军人为了后代的脊梁,

舍家、舍命、舍青春!

没有人不知道生命的可贵,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的恐惧。

然而战火中的一声“兄弟”,

让巍巍中华挺立!

抗战,是中华民族捍卫自由的正义之战!

七十多年前挺立在抗战最前方的你们,

让巍巍中华铁骨铮铮!

老兵,我们来了,您的子孙来了。

面对您的浴血,

面对您曾历经的遗忘和苦难,

我们心怀敬意、尽孝感恩!

历史不会被掩埋,你们不会被遗忘。


敬礼,我们的抗战老兵!



                                                                  (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办公室宣)

                                                                                  2018年8月1日